您所在的位置:岚县新闻网 > 魅力岚县
秀容古城考
岚县新闻网   2016-02-23 10:30:45

 

岚县秀容古城综合开发项目近景

 岚县秀容古城综合开发项目古城文化街

岚县县城东村南二华里有古城一座,坐落在岚河南岸广阔的二级阶地上。南北长约一千米,东西长约一千一百五十米,略成正方形,周长九华里,群众叫十里古城。城墙厚约二十五米,高度因年代久远参差不齐,不少地方至今仍在十米以上。从断面看,施工严格,构筑坚固。

古城内东北角是古城村,西南角是西村,其余是肥沃的农田。城东不远是南村,城北隔河偏东是东村,东村西面是北村。如以古城村为中心看,东南方向是南村,西南方向是西村,东北方向是东村,西北方向是北村,这样的位置关系包含着古代史实的信息。

古城及其附近常有古代遗物发现。1957年岚县中学在古城内种地时就发现青石无孔磨光石斧一件。据群众反映,此地常有大量的绳纹陶片,完整的陶豆(一种高脚碗碟)和多处贝窖发现,还有战国时赵国邯郸铸造的布币(一种铲形铜币),汉代的五铢钱和大量的箭簇簇和马蹄刺。表明古城一带从新石器时代到春秋、战国、秦、汉,以至魏、晋,一直是一个较大的文化中心。

《中国历史地图集》多把春秋、战国时代的汾阳邑和两汉的汾阳县画在静乐城西汾河西岸。但考诸实际,静乐城西汾河西岸既没有古城遗址,也没有有关传说。而《静乐县志》则说:“北魏秀容护军在汾河西六十里之故汾阳城。”通典多也说:“宜芳(岚县)之秀容城即汉之汾阳县城。”由史籍记载和地下发现互相印证,可以肯定春秋、战国的汾阳邑,两汉的汾阳县和秀容城是同一个地方,即岚县古城村是没有疑义的。

不过原汾阳城是以古城村为中心的,构筑年代比现存古城早得多,规模比现存古城小得多,这一情况可以从古城村和东、南、西、北村的位置关系上得到证明。至于现存古城则是在北魏时鲜卑族秀容部南迁岚县境内建立秀容封国时,在旧汾阳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规模比旧汾阳城大得多,因之历来把它称为秀容古城。

鲜卑族秀容部世袭贵族尔朱氏,以先世居尔朱川,因以为氏。拓拔猗卢为代公时,秀容部南迁垒源(朔县),史称北秀容。北魏道武帝(拓拔珪)登国九年(公元394年)后燕攻西燕,西燕求救于魏,道武帝遣陈留王拓拔虔、将军痍岳,率骑兵五万屯秀容,就是指北秀容。

北魏道武帝皇始元年(公元396年),拓拔珪亲率大军四十万攻后燕,下晋阳、出井陉,破燕都中山,后燕退保龙城,黄河以北悉为魏地。秀容部帅尔朱羽健从帝夺并州,定中山,论功封之于南秀容,环其所居三百里内以为世业,因尔朱羽健固辞,到魏元明帝拓拔嗣时,羽健子郁德才受封南迁,并在太武帝拓拔焘时再次扩大其封地。《魏书》载:“永兴二年(公元410 年)析新兴西境置秀容郡。”“太平真君七年(公元446年)以肆卢、敷城二郡并人秀容郡。”就是前述史实的反映。

魏孝明帝元翊初,胡太后专权,国政大乱。正光四年(公元520年),沃野镇民破六韩拔陵首先起义,六镇齐起响应,并迅速发展到内地。时尔某羽健曾孙尔朱荣为秀容部帅,以镇压义军封为并、肆、汾、晋、云、恒六州大都督。孝明帝厌胡太后专权,于孝昌元年(公元528年)密召荣以胁太后。太后得讯,遂杀元翊。尔朱荣攻入洛阳,杀胡太后,立元子攸为帝,是为孝庄帝。荣为大将军、尚书令、太原王。荣又驱杀王公百官千余人,以其党代之,遂专魏政。荣又平葛荣起义、元颢之乱、邢杲义军及韩娄、万俟丑奴等、进为天柱大将军,并密谋篡位。

孝庄帝虑荣专权密谋杀荣。永安二年(公元530年)荣自晋阳人朝,帝伏兵杀荣及子菩提、侄天穆。荣侄尔朱兆,时为汾州刺史,闻变人据晋阳,与尔朱世隆共谋攻人洛阳,俘孝庄帝归晋阳杀之。初孝庄帝密谋杀荣时,密召河诂圪豆陵步藩袭秀容。兆人洛阳,步藩攻入秀容,兆还军与战,为步藩所败。兆求救于晋州刺史高欢,联军破步藩军于秀容之石鼓山。兆还洛阳立元晔为帝,自为十州大都督。时高欢袭殷州,杀尔朱羽生。兆与尔朱仲远、尔朱度律合兵讨欢,遇于广阿,欢用反间使相猜忌大败兆军。兆还晋阳又联军讨欢,尔朱兆自晋阳,尔朱天光自关中,尔朱度律自洛阳,尔朱仲远自东郡,会于韩陵,复为高欢所畋。欢人洛阳尽杀尔朱氏,立元修为帝,欢自为丞相,普泰元年(公元531年)欢自邺趋晋阳,兆乃大掠晋阳,退保秀容,分兵守险,出入寇抄。欢人晋阳,扬声讨兆,出师又止者数四,兆意怠,欢揣其岁首当宴会,密遣窦泰率精骑驰之,一昼夜行三百里,永熙二年(公元533年)正月朔,泰军奄至尔朱兆庭。兆军因宴会休怠,忽见泰军遂惊走。高欢率大军继至,大破兆军于赤洪岭,兆计穷杀马自缝午树。欢将莫多娄代文得其尸,欢命厚葬之。兆将慕容绍宗,从兆走赤洪岭,兆死,率荣妻子及兆余部走乌突,欢军追至,绍宗从归。兆弟尔朱智虎北走,欢擒之于岢岚南山。欢继攻北秀容,杀梁郡公尔朱义罗,尔朱氏遂灭。高欢陷秀容,放火烧城,时值残冬,西北风大作,全城建筑除东北、西南两角外全被焚毁。高欢以秀容旧境置岚州,因秀容已毁设治岢岚,自永兴二年(公元410年)尔朱氏迁秀容,至永熙二年(533年)高欢灭秀容,尔朱氏统治南秀容达一百二十三年之久。

南秀容之首府辖境可从以下几方面进行考察。

一、历代相传岚县古城村为秀容古城。城北坡上村之龙天寺原为尔朱氏家庙。再北石家庄之皇姑陵为尔朱氏女之墓。静乐城南的天柱山、狗蹂泉亦为尔朱氏之遗迹。

二、《静乐县志》载:“北魏秀容护军在汾河西六十里之故汾阳城。”光绪《山西通志》以为秀容郡在岚县、兴县、静乐、岢岚一带。《通典》也说:宜芳(岚县)之秀容城即汉之汾阳县城。此皆典籍之记载。

三、《魏书 · 地形志》只说:“析新兴郡西境置秀容郡”,治所辖境不详。但从纪、传、人物军事政治活动的记载中提供了大量的有关资料可供考证。“秀容界有池三所在高山之上日祁连池”即今宁武之天池、公海等。“正光末贾显度守薄骨律镇,时六镇齐反贾不能守,乃率镇民浮河而下,既达秀容为尔朱荣所昭”,指晋西北黄河沿岸属秀容境。“河西圪豆陵步藩袭秀睿,尔朱兆与高欢联军破步藩于秀容之石鼓山”,即今岚县铜鼓山。“高欢大破尔朱兆于赤洪岭”,即岚县、方山间之赤坚岭。“慕容绍宗从兆走赤洪岭,兆死,率荣妻子及兆余部奔乌突”,即今临县北之故县村。“高欢擒尔朱智虎于岢岚南山”,即今之岚县北山。

综合以上资料可以看出南秀容首府即今岚县之秀容古城。其辖境东至静乐东境,北至岢岚、宁武,西至黄河沿岸,南至临县、方山北部。这不仅和“秀容护军在汾河西六十里”及“窦泰军一昼夜行三百里趋秀容”的记载在方位距离上完全符合,而且和前述有关活动的记载也完全符合。这样看来当时的秀容封国几乎包括晋西北全境。秀容古城也就是当时整个晋西北的首府,这种地位和秀容古城的规模也是十分相称的。

还有一个问题,《魏书》尔朱荣传是“论功封之于南秀容,环三百里以为世业。”而同书地形志是“析新兴西境置秀容郡。”二说似乎矛盾,实际上却是一致的。因为《魏书 · 地形志》开头就有“王公锡社,一地累封,不可备举,故总以为郡”的话。这就是说不管是郡是国都是按郡叙述的。因之说秀容是国不是郡,不仅和地形志没有矛盾,而且更合乎历史事实。

《山西省地名考》岚县秀容城条载:“或曰西晋刘渊所筑,因刘渊姿容秀美故名。”按刘渊起兵离石,先取蒲子,后取平阳,主要是向南发展。虽曾数度进军晋阳,均为西晋并州刺史刘琨所击退,是晋北仍在西晋治下。刘渊死后七年石勒攻陷晋阳,晋北才人于后赵。汉及前赵盛时疆域,东不逾太行、北不出汾、晋,南不过嵩、洛,西不越秦陇,不管是刘渊、刘聪还是刘灿均未统治过岚县一带,根本不可能在岚县境筑城。其实秀容乃鲜卑族秀容部落名称的音译,不应按汉字字义穿凿附会,至于因刘渊姿容秀美而泽及城名就迹近荒唐了。

《中国历史地图集》北魏幅将岚县、兴县及其以北划人汾州,而以忻县、原平西部为秀容郡。这不仅和有关传说和历史记载不符,而且和《魏书》中有关秀容的史实在地理关系上也不符合。《魏书》说“南秀容以原衍沃”与岚县盆地相合,而忻县、原平西部却是山区。“窦泰一昼夜行三百里达秀容”与晋阳至岚县古城之距离相当,而晋阳至忻县西部仅二百余里。特别是“高欢敗尔朱兆于赤洪岭”、慕容绍宗率兆余部奔乌突、擒尔朱智虎于岢岚南山等记载,若以岚县古城为秀容则地理关系完全符合,若以忻县西部为秀容则上述史实难以理解。

以前学者多就典籍论典籍,罕能进行实地考察,有时连典籍也不全面考核,以致失实,秀容即是一例。因后世忻县名秀容,遂以为北魏秀容也在忻县,着意在忻县找秀容城址及秀容四县,甚至以牛尾庄河为岚水,实在是一种失误。其实忻县名秀容乃隋以后事。读史方舆记要多说“今忻治秀容则出自隋以后不可不辨也”,说明忻县名秀容当另有原因,应作进一步的探讨。

何以忻县后世称为秀容,应从古代灭国迁民的传统中去探讨。灭国迁民由来已久,赵灭中山即迁其族于肤施。孝静帝天平元年(公元534年)高欢伐费也头圪豆陵伊利于河西,迁其民于河东,是高欢灭尔朱氏后不久的事。尔朱氏是高欢的主要政敌,高欢灭尔朱氏后容部民绝对不会宽容,一定要分别主从或者屠杀,或者迁移。至今古城村牛姓、西村朱姓相传为尔朱氏之后,因恐高欢屠杀,西村人去尔单姓朱,占城村人更去八为牛,才逃脱高欢的报复。这虽然是一种传说,但肯定和这一历史背景有关。

未被屠杀的秀春部民至少有一部分迁到别处,迁移地点就是忻县。忻县与尔朱氏除尔朱代勤曾为肆州刺史外,别无直接关系,高欢攻秀容时连远在梁郡(朔县)的尔朱义罗也不放过,但在忻县所在的新兴郡未见任何行动,说明当时新兴郡一带并无尔朱氏势力。那么为何后世称忻县为秀容呢?除了高欢将秀容余部迁于新兴之外再难找到其他原因。那么为什么称秀容不在北魏、东魏、北齐而在隋代呢?因为高欢及其后人决不会让秀容之名反映在行政区划上。到了隋代,人主易位,好恶变迁,不妨按实际情况把秀容余部所居之地称为秀容县这就是东秀容了。

关于高欢迁秀容于新兴的直接记载目前尚未找到。因为之魏书是北齐人魏收所撰,实际上是当代人修当代史,对高氏与尔朱氏的关系难免有所避讳,甚至有意忽略尔朱氏的事迹,给我们留下了一些困难。但非直接记载却找到不少,如“隋初置新兴治于秀容”、“隋自秀容故城迁治于此故改名秀容”、“开皇十年移秀容于此,因改名秀容。”因之,高欢迁秀容于新兴的推断多理由是相当充分的,并有一定数量的间接记载,但要作出确切的结论,尚需继续努力。(郭廷干)

秀容古城遗址

秀容古城遗址 (第三批省保)

时代:北魏

地址:岚县古城乡古城村

秀容古城为北魏鲜卑族秀容郡(国)南迁岚县境时,郡主尔荣在汉汾阳县城的基础上,于北魏明帝永兴二年(410年)扩建而成。现存古城东西长1300米,南北宽1100米,周长4800米。城墙土砌夯筑,墙基宽20米,顶部窄处宽2米,最宽处达7米,墙高3--13米,夯土层厚6--8厘米,最厚达15厘米。城墙四角除西南角外,余均破坏。城墙东、西、南三面保存较好,北墙西半段被破坏。在西墙外约50米处,有一条平行于西墙的夯墙基础。城内采集有陶器、铁器等。陶器多泥质灰陶,有绳纹、圆点纹,素面的瓦、盆、罐等。铁器多为工具,朽蚀严重。

在山西岚县县城岚河南岸的平川腹地上,有一座古代城池遗址,此城南依岚县桃尖山,北临岚水,东出“石门子”沿汾水入太原境,西南逾赤坚岭可达方山县与古代左国城、乌突城相邻。西北经兴县可至黄河,北至苛岚县,东北与静乐县为邻。

远看城池略呈正方形,紧靠岚河的北城墙西北角缺失400多米,东北角缺失200多米,皆毁于岚河改道。其它地方基本存在,尤其是南城墙保存较为完整。通过对整个城墙的综合察考,这座古城的基本原貌是这样的:城墙周长九里多,城高3丈多。古城的西墙不是一条直线,城墙至中向西折90度,延伸约180米后折回90度与原墙平行,再向北延伸和北墙西端相接。西城门正好设在转角处,易守难攻。城池的形状像一把短柄方形菜刀,刀柄在西北角,刀刃朝南,结合城墙形状,非常贴合“此城为纱帽城”之说,如此建城寓在“重臣名宦”摇篮之意,乃北魏时喜好。整个城墙由九个部分组成。即大墙、小墙、外墙、内墙、敌台(包括角台)、城堡、城门、马道、护城壕。

该城墙结构少见,大墙和小墙上下叠加,小墙在大墙之上靠内侧,把大墙分成内外宽度不同的两个平面,我们暂时称为外墙和内墙,大墙为城墙主体,底宽约28米,顶宽约25米,高约6米。小墙底宽5米,顶宽4米多,高4米。内墙宽4米多,与内侧城门旁的登城马道相通。外墙宽15米左右,其外侧连着突出的敌台,敌台面积约为20米见方不等,各敌台间距180米左右,城角处有角台。

城池形状使各墙长度不一。南城墙长1250米,外侧有8个敌台。北墙长1430米,外侧是岚河。东城墙1000米,有东城门一处。西墙总长1180米,墙上南端有堡,北端墙上靠近城门200米处有大型城堡,堡的高度与大墙相当。

从城墙上有大型城堡来看,当时重兵应常驻于城上。外墙宽敞,攻守有余。内墙虽窄,可行车马而环城无阻,又有小墙挡蔽,是城防中安全快速的补给通道,且与外墙形成外御内防并举,相互呼应之势。

在古城的外围几个路口的高坡上至今残存着一些古堡遗址比如新安村古堡管控通往兴县之路。坡上村古堡扼守通往苛岚和静乐路口。周围大道上的一些村名也与古城的外侧防卫有关,比如城西有陈家营村,城北有堡上村,城东有荆峪堡村,城南有尧上村(要塞)。

城墙里的包含物中除了有瓦砾外,还有铜、铁箭头,老百姓挖出50斤重的八棱铁锤,铁斧、铁锅等。在古城内一米以下的土壤中包含着不少古代绳纹板瓦,筒瓦,各种罐类容器,陶豆,夹砂陶鼎的碎片,还出土过无孔石斧,犁、铲、锤、斧、镚、马蹄刺(铁蒺藜),油灯等铁器,贝币、离石币、刀币、布币、半两、五铢等古钱。其中的一些出土遗物,通过有关考古专家鉴定,多出自战国和汉代。在古城周围的墓葬中有人头罐葬现象,令人费解的事是头颅骨要比罐口大很多,人头又是如何置入罐中的呢?过去农民在城里平整土地时曾在土里挖出一种“地屋”(不是古墓),有点象东北“地窨子”,室内有烟囱、灶、炕、生火的碳迹等人居遗残。种种迹象表明,岚县境内这座历史古城布满迷团,散发着古老而神奇的魅力。

在岚县民间自古就流传着尔朱荣百里为王,据城岚县,称雄北魏的传说。在古城北面紧靠岚县县城的北梁东端的崖头上有一座古寺叫龙天寺,据说是尔朱荣的家庙。在此梁北还有一座山梁叫后凤山,山的西端有大土丘,其下有古墓,岚县人称为皇姑陵,据说是尔朱荣女儿的墓葬。在北梁中部有大豁口,岚县人称为“望女豁”,讲的是尔朱荣过度思念已故之女,不惜动用大量人力在秀容城前的北梁上挖开一个大豁口,他每天站在秀容城上就能看到其女远在后凤山上的陵墓。

在秀容城西300米处古有吉祥寺,解放初期在寺庙的废墟旁立有一块绞龙古碑,吉祥寺以文殊菩萨为主尊大佛,在魏史中提到的尔朱荣几个儿子中有叫文殊、菩提、叉罗之名的,这是否与此寺有缘呢!

 

编辑: 岚县编辑      责任编辑: 岚县编辑 来源: 岚县新闻网
  相关链接
 
  图说岚县 更多>>  
   
吕梁山护工走进岚县分享“脱贫经” 岚县县委十三届七次全体会议暨全县经济工作会议隆重召开 岚县招商引资赢猴年"开门红" 
   
岚县全面传达省市会议精神推动当前工作 岚县县委书记高奇英深入岚县公安局进行调研 副市长李俊平就精准扶贫建档立卡工作在岚县调研 
   
岚县县委书记高奇英深入普明新型工业园区调研 农博会岚县土豆受欢迎 岚县面塑大“比拼”吸引众多游客观赏拍照(组图) 
  岚县要闻 更多>>  
友情链接
 
+